返回

飞剑问道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章 归来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方便下次免费阅读请记住【看书中文网 www.kanshuw.com】

    江州,天下十九州之一,临近东海,境内多湖泊。

    江州境内,广凌郡城。

    广凌郡城西城的景楼大街上,行人如织,繁华热闹。

    “六年了。”一位布衣青年腰间挂着一柄剑,牵着马行走在街道上,“终于回来了,在外面待久了,还是觉得家乡好。”

    哒!哒!哒!

    马蹄声儿急,远处正有一华衣少年骑着一高头大马在繁华街道上飞奔,一时间街道上行人们连忙避让开来,那骑马少年后面还有着仆人护卫骑马在后面追着:“公子,慢点,慢点。”

    布衣青年看到这幕,牵着马朝旁边避让了下,目视那华衣少年骑马而过。

    “哪家的小子,也对,我离家六年了,六年前,这小家伙怕才七八岁吧。”布衣青年笑了笑,又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看着熟悉的家乡,甚至还有些认识的摊贩。

    “六年了,当初离家时我才十五岁,现在的我和当初相比,变化太大了。”布衣青年感慨。

    十五岁时,意气风发,锋芒毕露!

    被誉为广凌郡年轻一代第一人。

    然而离家游历天下,六年下来,他才觉得当初的自己多么的稚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路行走,看着熟悉的店铺酒楼,熟悉的河道石桥。

    终于,牵着马,来到了一座府邸外。

    近乡情更怯,布衣青年牵着马,深吸一口气才上前,咚咚咚,敲响了大门。

    吱呀。

    大门打开一条缝,一老头朝外探出身子看了眼,跟着就瞪大眼睛:“二公子!”眼前的青年一身布衣,普普通通,可他是看着二公子‘秦云’长大的,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李伯。”秦云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回来了,二公子回来了!”李老头激动的高喊,声音响彻整个府邸,他连轰隆隆拉开整个府门大门。

    “给我给我,我来牵马。”李老头连接过马缰绳。

    “云儿,云儿。”整个府邸内一片喧哗,一位穿着华贵的中年妇人飞奔出来,身后更有数个丫鬟连跟着,一看到府门处的秦云,中年妇人激动的泪水都禁不住。

    “娘。”

    秦云也是眼睛一酸,连跑过去。

    中年妇人仔细看着自己儿子,摸着儿子的胳膊、脸庞:“好,好,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,嗯,长高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公子,夫人她都不知道为你流了多少眼泪,每日都在菩萨前为你念经祈福。”一旁的女管事连道。

    “是儿不孝,如今才回来。”秦云也看着母亲,母亲的头上也多了些白发,眼角的皱纹也多了,不由心中一疼,不知不觉,母亲也近五十岁了。

    “都不说了,回来就好。”母亲眼中虽含泪,却是喜悦泪水,连吩咐,“快快,赶紧去告知老爷,还有大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女管事立即去安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个秦府一片喜庆,很快秦府主人‘秦烈虎’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老爷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。”府邸内的仆人丫鬟们都连恭敬行礼,只是他们个个眉宇间都是喜色,二公子回来,仆人丫鬟们也都开心的很。

    独臂男子微微点头,他双眸如电,腰间有一柄单刀,散发的无形威压都让那些仆人丫鬟们恭恭敬敬,他便是这秦府的主人‘秦烈虎’,也是广凌郡城的三大银章捕头之一。

    “爹。”秦云和母亲常兰出来迎接。

    “云儿。”独臂男子‘秦烈虎’看到自己的儿子,也不由眼睛一热,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儿行千里母担忧,父亲虽然嘴上不说,可心中同样时刻牵挂担心。虽然知道为了儿子的前程,就该放儿子出去闯荡,可还是牵肠挂肚。

    他怕,怕儿子一去不回。

    因为这天下广阔,深山大泽更多有妖怪潜藏,在外闯荡也充满艰险。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。”秦烈虎看着自己儿子,和当初锋芒毕露相比,如今儿子明显成熟了,气息也收敛。

    “突破了?”秦烈虎问一句,他很清楚自己儿子修炼是传说中的修仙法门,要修行有成是何等之难。

    “两年半前突破的。”秦云微笑说道。

    秦烈虎眼睛一亮,这一突破当真是鱼跃龙门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秦烈虎有一个了不得的儿子。”秦烈虎激动万分,此事牵扯甚大,他甚至都没敢和妻子常兰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父子俩就不能进屋坐下说?”母亲常兰则道。

    “先进去,先进去坐。”秦烈虎也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陪父亲母亲聊了片刻,便听到外面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二弟,二弟,二弟!”老远便传来喊声,声音中满是喜悦。

    “哥。”秦云也起身,“爹娘,我去迎迎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,你和你哥也六年没见了。”母亲常兰笑道。

    秦云则连起身走出厅外迎去,很快看到远处走来的一大家人,一位锦袍青年带着一位美娇妻,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孩童。

    “二弟。”锦袍青年看到秦云,不由激动连跑过来,一把就抱住。

    “哥。”秦云也抱着兄长。

    他和大哥感情极好,秦家还在微末之时,他俩小时候都是在村里长大,更经过大磨难,自己当时年龄还小些,大哥当初却已经是少年,处处照顾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你一去就是六年!走之前你不说了,就三年么?突然来信,说还要在外三年?”锦袍青年忍不住道,“三年又三年,你真是,让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