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牧神记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章 天黑别出门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天黑,别出门。

    这句话在残老村流传了很多年,具体是从什么时候传下来的,已经无从考证。不过这句话却是真理,无需怀疑。

    残老村的司婆婆看到夕阳一点点藏在山后,心里又紧张起来。随着夕阳落下,最后一缕阳光消失,天地间突然一下子寂静无比,没有任何声音。只见黑暗从西方缓缓的淹没过来,沿途吞噬山川河流道路树木,然后来到残老村,将残老村淹没。

    残老村的四个角竖着四个古老石像,石像斑驳,年代久远,即便是司婆婆也不知道这石像是何人雕琢,何时竖在这里。

    黑暗降临,四个石像在黑暗中散发出幽幽的光芒,石像依旧亮着,让司婆婆和村里的老者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村外的黑暗越发浓郁,但有了石像的光,残老村便还算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突然,司婆婆耳朵动了动,呆了呆,失声道:“你们听,外面有个孩子的哭声!”

    旁边的马老摇头道:“不可能,你听错了……咦,真有婴儿的哭声!”

    村外的黑暗中传来婴儿的哭声,村里其他老人除了耳聋的都听到了这个哭声,老人们面面相觑,残老村偏僻荒凉,怎么会有婴儿出现在附近?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!”

    司婆婆激动起来,踮着小脚跑到村子的一个石像边,马老连忙过去:“司老太婆,你疯了?天黑了,出了村就是死!”

    “背着这个石像出村,黑暗里的东西怕石像,我一会半会死不了!”

    司婆婆弯腰,想要将石像背起,不过她是个驼背,背不起来。马老摇了摇头:“还是我来吧。我背着石像陪你去!”

    一旁又有一个老者一瘸一拐的走过来,道:“马爷,你只有一条胳膊,背石像撑不了多久,我两手齐全,还是我来背。”

    马老瞪他一眼:“死瘸子,你断了条腿,能走吗?我虽然只有一条胳膊,但这条胳膊力气大得很!”

    他独臂将石像抱起,稳了稳步子,石像难以想象的沉重:“司老太婆,咱们走!”

    “别叫我死老太婆!瘸子,哑巴,你们大家都要当心些,村里少了一个石像,千万不要被黑暗里的东西摸进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马老和司婆婆走出残老村,黑暗中不知有什么古怪的东西围绕两人游走,但被石像的光芒一照,便吱吱怪叫退回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两人循着那哭声前进,走出百十步,来到一条大江边,那婴儿的哭声就是从江边传来。石像散发出幽幽的光芒,照不太远,两人细细捕捉声音方位,沿着这条江向上游走去,走出几十步,哭声就在附近,马老独臂已经很难支撑。司婆婆眼睛一亮,看到一丁点荧光,那是一个篮子停在江岸边,荧光从篮子里传来,哭声也是从篮子里传来。

    “真有一个孩子!”

    司婆婆上前,提起篮子,却微微一怔,没能提起来,那篮子下面是一条被江水泡得发白的手臂,正是这条手臂将篮子和篮子里的孩子托起,一直托到岸边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孩子安全了。”司婆婆对水下的那个女子低声说。

    那具女尸似乎听到了她的话,手掌松开,被江水冲走,消失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司婆婆提起篮子,篮子里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,襁褓上面放着一面玉佩,玉佩散发出荧光。这枚玉佩的光芒与石像的光芒很相似,但是却要微弱很多,正是玉佩保护着篮子里的孩子不受黑暗中的东西的侵害。

    只是玉佩的光芒很弱,只能保护得了孩子,却保护不了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是个男孩。”

    回到残老村,村子里的村民都围了上来,都是些老弱病残。司婆婆掀开襁褓看了一眼,咧嘴笑了,残牙零落:“我们残老村,终于有一个健全的人了!”

    只有一条腿的瘸子吃惊道:“司老太婆,你打算养着他?我们连自己都很难养活!我觉得还是送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司婆婆大怒:“老娘凭本事捡到的小孩,为什么要送人?”

    一众村民唯唯诺诺,不敢反驳她,村长坐着担架过来,他比其他人都要凄惨一些,其他人好歹也有手脚,只是比正常人少,而他则是无手无脚。不过大家对他都很是敬重,即便是凶神恶煞的司婆婆也是不敢放肆。

    “既然要养他,那么应该给他取个名字吧?”

    村长道:“老太婆,你看篮子里还有其他什么东西吗?”

    司婆婆翻了翻,摇头道:“只有这块玉佩,没有其他纸条什么的。玉佩上有字,是个秦字。这块玉佩没有杂质,里面还有奇怪的力量,不是凡品,应该是出自大户人家吧?”

    “他是叫秦,还是姓秦?”

    村长思索,道:“就让他姓秦吧,名字就叫做牧,秦牧。长大了,便叫他去放牧,好歹能够过活。”

    “秦牧。”司婆婆看着襁褓中的婴孩,那婴孩也不怕她,竟然咿咿呀呀的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边,笛声传来,牧童坐在一头母牛背上吹笛,笛声清脆悠扬。这牧童十一二岁年纪,长得眉清目秀,唇红齿白,衣衫半敞,胸前挂着一枚玉佩。

    这少年正是十一年前司婆婆从江边捡来的婴儿,这些年来村里的老人含辛茹苦将这孩子养大,司婆婆不知从哪儿弄来一头母牛,让婴儿时的秦牧每天喝牛奶,熬过了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